www.Wns888.com母亲的味道

作者: 情感攻略  发布:2019-11-26

今早妻子买菜回来,进门便说:“你不是要烤胡豆吗,我买来了。”我找来竹签,把胡豆串起来,在火上慢慢烤着吃。胡豆的香味在屋里弥漫,思绪却飘回久远。

少年时的某一个夏日中午,老家院坝外发生了一场意外。

把胡豆烤熟来吃,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。

这是一个下坡(上坡)路段,坡度虽然不大,距离也不长,在还是土马路的时代,也足够引起骑(开)车路人的警惕。小心归小心,意外还是会发生,这次是一辆载满蜂窝煤的油三轮,下坡时车辆失控,从马路冲向外侧,碾过马路旁的土地,侧翻到土地下方田里。

小时候,这个季节,地里的胡豆成熟了,我们乡下小孩子总爱跑到地里亲自摘胡豆,回来用竹签串起来,在火上烤着吃。有时火太旺,胡豆烤糊了,可是并没有熟;有时太着急,还是半生不熟的就开始吃。可我们吃得却那样的香,那样的有滋味。如今想想,大概是那时候我们没有像现在的孩子,每天都有吃不完的小吃的缘故吧。

意外发生时,驾驶室是一对中年夫妇,男的负责驾驶,女的坐在旁边。好在他们及时跳车,人并没有受伤,但妇女一直在责怪男人。

烤胡豆的时候,母亲总要唠叨不停,唠叨过后,我们一定会吃到母亲端上桌的大盘炒熟的胡豆。一次,母亲在我烤胡豆时出了一道题目让我算:“一颗胡豆七个屁,七颗胡豆几个屁呀?”我随口答道:“七七四十九个!”母亲就哈哈大笑:“七七四十九,好个算屁狗。”父亲也笑了,我也跟着他们笑了,半天才恍然大悟。

“你怎么开的……你是怎么回事儿嘛……”语气里有责怪,但更像是“这没什么”的安慰。男人默默望着女人,眼神里满是“你没事就好”的温柔。

后来,母亲在厨房炒菜的时候,我便常常站在一旁傻傻地看,母亲便告诉我饭要怎么做、菜要怎么炒,于是七八岁的时候,我学会了做饭菜,当然也学会了炒胡豆。

由于侧翻,油三轮压倒了一片刚插好不久的秧苗,机油也漏了出来,染黑了一片。田是一位邻居家的,不一会儿,好几个人出现在了现场,目的是索赔。

我把胡豆洗了倒进锅里就开始炒的时候,外甥问我:“舅舅,你怎么不放油就炒啊?”我没有回答,只是默默地炒着。小时候家里特穷,母亲炒菜,几乎都没有用油,或者是用少许油。母亲炒胡豆,先把胡豆倒入锅里,等到胡豆炒熟了铲起来,在往锅里倒点儿油,然后再炒本来已经熟了的胡豆。我问母亲,母亲说:“那样省油!”我照这样把胡豆炒了,可是后来女儿、外甥都说不好吃,只有我慢慢嚼着,很滋味地嚼着,因为,那是母亲的味道。

“你们也晓得机油倒在田里面老,要影响庄稼收成,可能好几年,得赔xx钱!”

母亲十八岁那年就嫁给就父亲,一辈子生活在农村,生活在那片土地上,忙庄稼,忙家务,忙拉扯孩子,脸上经常挂满汗珠,头发间经常夹杂着土屑、草叶和菜花,身上经常沾附着泥土灰尘。

“我们也只是小本生意,没得那么多钱,少点,你们看要不要得……”

很多时候,母亲来不及洗干净手脚上的泥土或者粪草味道;很多时候,母亲的手上还有黄绿的草色、庄稼色、泥土色,指甲缝隙间还有泥土、草屑;很多时候,母亲一身的炊烟灶台味道,一身的牲畜粪草味道——她就用这样的手洗锅、淘米、煮饭、做菜给我们吃,把我们四兄妹拉扯长大。

双方讨价还价着。

而今,我已过不惑之年,每次回老家看望母亲,吃着母亲那和着花草香、和着庄稼味道、和着泥土味道、和着母亲的汗水味道的饭菜,吃得那样香,那样甜,因为,那是母亲的味道。

www.Wns888.com 1

母亲的味道,总是那样让人魂牵梦绕。

牛皮菜/胡豆

油三轮从土里碾过,车轮压到了一些庄稼,土是我家的。我们正吃午饭,我端着碗跟在老妈后面。可老妈走近现场的目的,让我感到意外。

“人没得事嘛?没伤到哪儿嘛?”老妈竟是去送安慰的。看着夫妇俩还没吃饭又暂时走不了,老妈回来分了一部分我们吃的饭菜给他们端去。两大碗白米饭,饭上面是厚(牛)皮菜炒胡豆。

厚皮菜,我们那叫它牛皮菜(大概是因为厚得像牛皮,好形象的名字,哈哈),它的正名叫恭菜或莙达菜。儿时的记忆中,它自身并没有什么的特别味道,近乎“白味”。

牛皮菜炒胡豆

老妈通常的做法是回锅——牛皮菜(少)、胡豆(多)用开水燎过(焯水),至七八分熟,去掉“生味”,沥干备用;(带油渣儿的)猪油下锅、融化,热到开始冒烟时,姜蒜碎、花椒粒、豆瓣酱(自家)下锅爆香;倒入牛皮菜、胡豆回锅,炒熟即可。

这个菜,在胡豆的外皮有点焦时最好,有一种我喜欢的“胡豆焦香味”。牛皮菜、胡豆在猪油均匀包裹下,变得口感爽滑,还带着些“肉沫焦香”。这样的菜、油拌饭,是儿时撑得下两大碗干饭的唯一理由。

牛皮菜、腊肉“箜”饭

这种饭,重点在“箜”字上。“箜”,音“孔”,取其音不引其意,是动词,表示沥和蒸的意思,我们那一种把水沥干再蒸的加工干饭的过程。大致如下:沥取6-7分熟的米饭;将牛皮菜、腊肉调入适量油盐炒制五六分熟;浇上少量清水,将菜和油垫在锅底;把米饭均匀松散铺上,用筷子戳几个出气孔;加盖,适量加柴烧火,充分利用锅里水汽将米饭箜熟。

这样的米饭吸收了油盐和菜的香味,吃的时候喜欢将米饭与菜混合均匀,每一口都有饭、菜、肉的嚼劲与口感,嘴里的每一个处都渗透着腊肉香。

牛皮菜,炒胡豆是胡豆味,“箜”干饭是腊肉味,因为它近乎“白味”,所以才能容于其他味道,有一种“宽容”滋味。

www.Wns888.com 2

牛皮菜炒胡豆

为什么老妈没有去索赔,还给他们送饭菜?多年以后的今天,我依旧不知道老妈当时的想法,但老妈的那一份“宽容”让我记忆深刻,像牛皮菜的味道——无味却兼容百味。

本文由威尼斯最新网址发布于情感攻略,转载请注明出处:www.Wns888.com母亲的味道

关键词: